企鹅电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高铁百科
一名老铁路的保藏情怀
 发布日期: 2020-09-11  拜候量:   来源:

一名老铁路的保藏情怀

广州铁路保藏家协会主席李万云和欧珏生(右)一起考证文物。何廷昭供图

湖南耒阳女孩钟芳蓉本年高考取得676分的好成就,她报了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收到了来自考古界前辈的祝福。考古这个冷门专业一下子进入了公众视野。其实,保藏文物、与文物打交道是很多人的终生爱好。前不久,衡阳铁路退休职工欧珏生把本身保藏的600多件铁路老物件捐给了正在建设中的衡阳铁路博物馆。10年前还在担心这些宝物放在哪里,现在找到了最好的归宿。”欧珏生参加铁路工作几十年,对铁路有很深的情感。2020617日,他推着手拖车来到衡阳铁路博物馆文物捐赠现场,把几十年保藏的铁路老物件捐了出去。

最初的藏品他记忆犹新,那是他参加工作后使用的一把检车锤,从此开启了保藏之路。检车锤是检车员最常用的工具之一。欧珏生说:“检车锤虽然只有4两重,但是肩头责任却重千斤。”在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不管换了多少把检车锤,但这一把始终是他的珍藏品。

欧珏生在保藏界被称为“杂家”,几十年的保藏生涯中,他的藏品涵盖了瓷器、徽章、图书、银器等多个品类,铁路老物件始终是他保藏的主题。这回一次性捐出的600多件藏品中,有铁路臂章、路徽、文件等各式物品,都是见证铁路成长的老物件。

欧珏生的藏品中,有一套书让他非常难忘。保藏圈的人都知道,“捡漏”可遇不成求的。这套书的保藏过程就是“捡漏”的最好阐释。几年前,欧珏生和藏友在长沙逛文物市场时,看到这套书上写的全是日文,他拿到手上翻了翻又放了回去。旁边有位藏友看到他松手了,马上拿到手中翻了起来。如此几番,欧珏生觉得有文章。他立马下决心采办。刚买完几分钟后,刚刚那位藏友就又赶过来询问。幸亏及时买下了,欧珏生差点与这套书失之交臂。

欧珏生在翻阅的时候,发现上面还有出版日期。“昭和十三年十月二十印刷。”欧珏生回忆道,“我查了一下,昭和十三年是公元1938年,这本书应该是日本为了南侵中国,由情报人员借着旅游考察的名义收集的情报。买的时候,我就发现它有铁路交通图在里面,所以就把它买回来了。后来有人动员我把这个东西捐给衡阳抗战纪念馆,我想了一下,里面很多内容记载了当时铁路的一些状况,最终我还是决定把它捐给衡阳铁路博物馆。目前,这是衡阳市唯一一套日本出版的中国地形图册。”

欧珏生捐出的最有价值的藏品是一枚徽章。这枚徽章直径有3厘米,正背面是不异的蓝色珐琅彩图案,印有3行文字“衡阳修筑湘桂铁路征工总队第十大队职员纪念章”。广州铁路保藏家协会主席李万云说:“这枚徽章正背面都是珐琅彩,存世量很少。”徽章的材质、尺寸决定市场价格,而文字传递出的文化信息和文物价值则见证了大的时代布景下一项重大工作的开展。除这枚珐琅彩徽章外,欧珏生还捐赠了两枚非常有纪念意义和保藏价值的徽章。

“他捐赠的湘桂黔铁路治理局徽章目前存世量很少了。”李万云介绍,“还有这枚粤汉铁路株韶段工程局的徽章,现在也很难见到。”一件件实物、一枚枚徽章、一个个故事,承载着欧珏生对铁路文化的热爱,彰显着一名铁路职工的初心使命。广州铁路保藏家协会副主席袁广平说:“欧珏生把心爱的东西捐给博物馆,长短常慷慨的行为。对博物馆来讲,增加这么多好的藏品,将对铁路文化宣传起到很大作用。”